中缅跨境电商“摆渡人”:我的祖籍国是如此生机勃勃

“我们做的事情就像摆渡——中国的电商把包裹送到这里,他们的工作就结束了。从这里到缅甸消费者手上,这最后一公里由我们来完成。”赵国典如此形容自己的工作。

图为自强货运CEO赵国典和缅甸籍员工在分拣包裹。李嘉娴 摄

                     图为自强货运CEO赵国典和缅甸籍员工在分拣包裹。李嘉娴 摄

经历了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所造成的短暂萧条,距离云南省瑞丽市姐告国门仅千米之遥的自强货运信息部再度繁忙起来,公司CEO赵国典正和一群缅甸籍员工分拣包裹。每天约有3000余件来自中国各大电商平台的包裹从这里发往缅甸。

名字和相貌都透着几分儒雅之气的赵国典出生于1978年,是祖籍云南、出生在缅甸的加拿大籍华人,少年时代负笈中国台湾、英国伦敦求学,后定居加拿大多伦多,曾任职于麦肯锡、星巴克等世界知名公司,三十岁辞职周游世界,2011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他没有想到,祖籍国会成为自己事业的新起点。

“当时就想来云南看一看,毕竟这里是我爷爷出生的地方。”赵国典告诉记者,“那时候我发现中国人已经很习惯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购物,线上支付、7天无理由退货等已经相当成熟,可以说中国在电商领域已经是世界领先了。但是在缅甸,人们购物还是采用传统的线下交易方式。其实缅甸人特别需要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然而他们很难买到不经过中间商的中国货。”

赵国典敏感地嗅到了商机。2015年,他与中国合伙人在紧邻缅甸的云南瑞丽开办跨境转运公司,“一开始非常艰难,有时候一天一个包裹都没有,很多缅甸人不信任网上购物。但是在瑞丽打工的缅甸年轻人都知道,中国电商是讲信誉的,他们会告诉家乡的亲友,一传十十传百,慢慢地包裹就多了起来。”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缅跨境快递业务量日均突破1万件,每天进出姐告边贸区的包裹达2万个左右。与此同时,作为瑞丽最大的跨境转运公司,自强货运业务飞速发展,国境两边共有30多家分支机构、数百名员工,网点遍布缅甸各主要城市。

“中国这边的政策很好,瑞丽作为口岸城市,为鼓励跨境电商发展出台了许多便利措施,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也非常高。”赵国典说。

平时爱读哲学书籍的赵国典,深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缅跨境电商订单一度大幅减少,瑞丽一些做跨境物流的企业为节省运营成本不得不收缩业务,赵国典的做法却是逆势扩张,尽可能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

“我看好这个行业。网上购物已经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并且这个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它最终会形成一个联通全世界的消费平台。”赵国典说,他接下来的计划是把跨境物流业务做到泰国和中国台湾。

这几年因为在瑞丽做跨境物流,赵国典的生活重心也从加拿大转移到了中国,每年大约有一半时间待在瑞丽,他的夫人和两个女儿也长居瑞丽,大女儿今年8岁,就读于瑞丽一所公立小学。

“很多人认为应试教育不好,这要看从什么角度来说。应试教育是公平竞争,有利于为平民子弟提供上升通道,我觉得让我的女儿在中国上小学,对她是个很好的体验。当然,寒暑假我也会带她看世界。不过,女儿的作业实在是有点多……”说到这里,赵国典微微一笑。

走过那么多国家和地区,为什么选择在中国创业?“有人觉得我们这一代华人对祖籍国缺少认同感,其实是个误会。不管走到哪里,我内心深处都会认为自己的根在中国。”赵国典说,他选择回到祖籍国创业,还有一很重要的原因:“中国是一个正在飞速发展的国家,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她的肌体是非常健康的,因此各方面都显得生机勃勃。中国能够率先从这场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恢复过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上一篇文章:没有了